游先生

肺癌病友,臺灣

游先生

我在大陸經營飲品事業已經數年了,身體平常沒什麼大礙,約莫2015年底,當時乾咳了好一陣子,原本以為自己是過敏也不是很在意,直到有一天起床發現沒有聲音,講不出話,去看了醫生,醫生居然說:「你這不是一般的問題,你的聲帶不會動」叫我快去大醫院檢查。我趕緊去醫院照了胸腔X光,再用手機傳給在臺灣的姊姊請認識的胸腔科醫師幫忙看一下狀況怎樣。誰知道,主任一看片子就叫我馬上坐隔天的飛機回臺灣,這才覺得事情大條了。

隔天返臺後立刻住院做了全套檢查,檢查結果比想像中還嚴重,癌細胞已經擴散到淋巴、骨頭、腦部,檢查哪哪就中標,片子上看起來像螢光人一樣,都是亮點,檢查結果已經是非小細胞肺癌第四期,我也完全沒想到自己會面臨這個情形。

一開始先做了醫院的EGFR和ALK篩檢,發現這兩個基因都沒有突變,他們說我的基因不適合一般肺癌常用的標靶藥,所以一開始我的療程就從化療開始,後來也參加了免疫治療的臨床試驗,和化療同時進行。但打了半年的免疫藥物後,醫生看X光片發現有腹水,判定化療和免疫都對我沒作用,當時我一走進診療室坐下來,醫生就跟我說「攏沒效了阿!」,把我全部的藥都停掉,當下聽到我臉都綠了。

這時,醫師開始懷疑我可能是別的基因突變,跟我說可以嘗試癌安克™癌癥基因檢測,一次把所有癌癥相關的基因都掃一掃。2016年底就把腫瘤檢體送去行動基因做基因檢測,報告出來跟百科全書一樣厚厚一疊,證實我是ROS1基因突變。

醫師幫我換成了針對ROS1突變對應的標靶藥,想不到吃了一年後,醫生幫我做正子攝影,發現亮點都不見了,骨頭、淋巴、腦部的腫瘤都沒了,只剩原發部位隱約還有一點點。醫生也很驚訝,叫我乘勝追擊,對原發部位做放射治療,把剩下的癌細胞也殺乾淨。醫師說我是很特別的案例,說我幾乎是完全反轉一般癌癥治療程序在走,我先做了末期患者的化療和免疫,再往前做標靶,最後居然轉移的癌細胞都不見了,再接受癌癥前期可以做的放射治療,順序跟別人相反,而且目前反應不錯。我蠻感謝醫師當時建議我做了行動基因的基因檢測,讓我有機會做不一樣的治療選擇。

現在的我,就是定期每月回臺灣做CT scan,還有抽血做行動基因的癌易蹤™癌癥基因檢測,追蹤有沒有復發的跡象。所以每次要回臺灣前都覺得很恐怖,像在等開獎,等醫生跟你說這次有沒有過關。然後每當看完報告醫生跟我說沒事的那個禮拜就是我最開心的時刻,覺得自己又撿了一個月。

2015年底剛診斷出肺癌的那兩個月我真的心情盪到谷底,覺得人生是黑白的,所以我把所有的聯繫都斷掉,朋友都找不到我。但經歷了幾次大悲大喜之後,我看開了,我的人生觀也有了很大的轉變。以前剛開始在大陸創業時我只想著要存錢,存了錢再去投資,但現在我想到什麼有意義的事情就去做,把一天當三天在過,對我而言這就是成就感。有時候跟朋友聊天,我會說「反正人生又不知道會活多久,你要試什麼就去試阿!」,朋友會覺得「呸呸呸,你在講什麼啊,烏鴉嘴」,但對我而言,把每一天都當作是賺到的,享受現在,活在當下,活出自我,珍惜跟親友的相聚時光,想到什麼就去做,這才是真正積極的生活態度!


Image title
Image title



欧美一线高本道高清免费_日韩精品一在线观看视频_国产亚洲日韩在线播放不卡